<button id="js5yk"><object id="js5yk"><input id="js5yk"></input></object></button><button id="js5yk"><object id="js5yk"></object></button>
    1. <tbody id="js5yk"></tbody>
      <li id="js5yk"><tr id="js5yk"></tr></li>
        <ol id="js5yk"><code id="js5yk"></code></ol>

        1. 硅谷復工眾生態(tài):我寧愿辭職也不想回去上班

          寧可辭職也不回去

          “如果還像以前那樣,要求每天去公司上班,那我只能選擇辭職?!备糁?zhù)屏幕聊天,都能感受到張萌的堅決態(tài)度。作為一個(gè)家里有老有小需要照顧的母親和女兒,她已經(jīng)作出了決定。

          過(guò)去一年的疫情動(dòng)態(tài)、居家工作和家人狀況,讓她對工作、家庭和人生有了重新的認識,家庭始終是擺在她心里第一位的。盡管Facebook并沒(méi)有要求她們立刻回去上班,但她也打算考慮尋找新的工作機會(huì ):壓力不要太大,必須遠程工作,薪酬過(guò)得去就好。

          裸辭也是她的一個(gè)考慮方案。作為“碼農雙職工”家庭,她休息一年也沒(méi)有什么經(jīng)濟壓力。實(shí)際上,同為程序員的丈夫去年就已經(jīng)辭職了,幾個(gè)月前才重新入職工作,當然是只接受在家上班。大廠(chǎng)工作的程序員找下家也不是什么難事。

          新冠疫情深遠改變了各國民眾的生活和工作方式,其中當然也包括了硅谷的程序員與工程師們。過(guò)去一年半時(shí)間,他們一直在遠程辦公,通過(guò)視頻會(huì )議進(jìn)行協(xié)作,工作內容似乎和以前一樣,但工作方式又徹底地改變了。

          舊金山灣區是美國最早實(shí)行疫情管制的地區。去年3月中旬,新冠疫情剛呈現大面積爆發(fā)勢頭,灣區七個(gè)郡就在全美率先宣布了居家令,隨后加州政府才宣布類(lèi)似舉措。而在灣區宣布居家令前一個(gè)星期,Twitter、谷歌等各大科技公司就已經(jīng)先行讓員工回家工作。

          相比其他地區和行業(yè),硅谷科技公司本就有著(zhù)在家工作的獨特優(yōu)勢,尤其是在互聯(lián)網(wǎng)行業(yè)。除了少數工作崗位,Facebook等公司的大部分工作都可以遠程進(jìn)行。原本很多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也允許員工每周無(wú)理由申請在家工作一天,即便是平時(shí)也不設置考勤要求,允許他們自己決定工作時(shí)間。

          按照硅谷的公司文化,谷歌、Facebook、Twitter等諸多科技企業(yè)都為員工提供免費餐飲,大公司有自己的免費食堂,小公司也會(huì )提供免費訂餐,谷歌等巨頭企業(yè)甚至還有免費洗衣理發(fā)等五花八門(mén)的福利?,F在絕大多數員工都已經(jīng)回家上班,這些碩大的園區也不需要繼續開(kāi)業(yè)提供服務(wù),科技企業(yè)們省下了大筆的福利開(kāi)支。

          為了在疫情期間安撫員工的不安焦躁情緒,幫助他們更好地在家遠程工作,科技巨頭們也是想盡了辦法。Facebook、微軟等科技巨頭直接給員工發(fā)放1000美元的疫情生活補助,谷歌則給員工發(fā)放1000美元用于采購辦公設備,包括可以媲美公司的辦公桌和人體工學(xué)椅子。畢竟不少公司辦公室的標準配置都是售價(jià)上千美元的Herman Miller辦公椅。

          It‘s Not Over: Rents in San Francisco Down 30%, in Silicon Valley Down 19%, both at Multi-Year Lows。 But Inland Rents Spike | Wolf Street

          舊金山租金從疫情開(kāi)始大幅下滑

          舊金山租金從疫情開(kāi)始大幅下滑

          遠程工作改變硅谷

          這股疫情帶來(lái)的遠程工作潮流不僅直接改變了科技公司員工的生活,也給硅谷的交通和經(jīng)濟帶來(lái)了明顯影響。在去年疫情爆發(fā)的前幾個(gè)月,由于科技公司基本全員回家工作,原本天天擁堵的硅谷交通要道101和280高速一片暢通無(wú)阻。

          既然不需要去公司上班,不需要每天通勤,只要接入高速網(wǎng)絡(luò ),在哪里都可以連線(xiàn)工作。那么很多科技公司員工也不用再住在舊金山或者硅谷其他城市,忍受這里居高不下的生活成本,尤其是年年水漲船高的房租。這波遠程辦公潮流也引發(fā)了“離開(kāi)硅谷”的熱潮。

          眼看著(zhù)疫情愈演愈烈,回去工作遙遙無(wú)期,不少科技公司員工直接離開(kāi)了硅谷。他們有的搬到了周邊風(fēng)景秀麗的海濱或者湖畔小鎮,距離硅谷不算遠的海濱小城蒙特雷和太浩湖畔的小鎮成為了硅谷人的置業(yè)租房新寵。有的則走得更遠,直接搬到了俄勒岡、科羅拉多甚至是夏威夷等其他州。

          這波逃離熱潮給硅谷帶來(lái)了哪些影響?美國人口統計數據顯示,2020年圣何塞人口減少了1.3萬(wàn)人,舊金山人口減少了2.4萬(wàn)人,成為美國人口減少最多的大城市。房租是最為直觀(guān)的指標,硅谷成為去年全美房租下滑最狠的地區。

          地產(chǎn)網(wǎng)站Realtor的統計數據顯示,去年12月份,舊金山一居室公寓的租金中值同比下滑了27%,降到了2716美元。房租降得最多的是單身人群租住的單間(Studio),當月同比下滑了35%。在南灣的圣何塞,同期租金也下滑了7.7%,尤其是科技公司金領(lǐng)們青睞的高檔公寓。

          同樣遭受重創(chuàng )的還有寫(xiě)字樓市場(chǎng)。地產(chǎn)公司CBRE的統計數據,去年舊金山的寫(xiě)字樓空置率增長(cháng)了一倍,達到了8.3%,拖累租金大幅下滑了9%。由于員工悉數回家工作,辦公室長(cháng)期閑置,Pinterest等科技企業(yè)干脆取消了在舊金山市中心的租約。

          從舊金山一路南下到南灣的圣何塞,101高速兩側的各大園區到處都是辦公室招租的廣告,讓人不禁想起了20年前網(wǎng)絡(luò )股泡沫破滅之后的蕭條場(chǎng)景。只不過(guò)兩者有著(zhù)明顯差別:當年是大批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倒閉,而現在只是沒(méi)人去辦公室工作。

          復工計劃遭到抵觸

          但是這種居家狀態(tài)要延續多久?科技巨頭們對此憂(yōu)心忡忡。在他們看來(lái),遠程工作的工作效率永遠無(wú)法和辦公室工作相比??萍脊緜兿MM快讓大部分員工回到辦公室工作,讓公司運營(yíng)回到正軌,提升工作和協(xié)作效率。即便扎克伯格承認遠程才是未來(lái),但這并不代表他們希望員工現在就通通回家。

          如何讓員工逐步回到辦公室上班,也成為了各家公司謹慎探索的一個(gè)難題。就在兩個(gè)月前,各大科技公司還在考慮如何安排未來(lái)的混合工作制度,讓在家呆了一年半的遠程工作員工們逐漸回到公司上班。實(shí)際上,一些公司的必需職能部門(mén)早已經(jīng)回到公司上班。原本蘋(píng)果、谷歌、Uber等各家公司設置的復工時(shí)間是9月份,先從每周回去幾天開(kāi)始。谷歌CEO皮查伊此前表示,希望未來(lái)至少有六成的員工選擇雙軌工作制,一周至少重返辦公室工作幾天。

          但是科技巨頭們的復工計劃卻遭到了員工們的抵制。為數眾多的員工們看來(lái),回辦公室工作并不能換來(lái)工作效率的大幅提升,除了疫情回升的擔憂(yōu)情緒,他們更不愿再次面對每天上下班的通勤壓力。此外,家庭的壓力也是諸多已經(jīng)為人父母的程序員必須面對的現實(shí)問(wèn)題。

          就在上個(gè)月,蘋(píng)果員工在與管理層的對抗中取得了小小的勝利。蘋(píng)果原本計劃從9月份開(kāi)始,讓員工每周回公司上班三天。庫克在內部郵件中,明確提到了面對面協(xié)作的重要性,認為視頻會(huì )議有助于縮小彼此的距離,但卻無(wú)法取代辦公室工作。實(shí)際上,庫克之前希望員工在6月份就回去上班。相對于谷歌、Facebook這樣的互聯(lián)網(wǎng)公司,蘋(píng)果并沒(méi)有遠程工作的企業(yè)文化。畢竟蘋(píng)果擁有大量的硬件業(yè)務(wù),設計與研發(fā)都需要線(xiàn)下的有效協(xié)同,遠程工作也會(huì )給新品保密工作帶來(lái)更多的挑戰。

          庫克因此建議員工們每周一二四去辦公室上班,周三周五可以選擇遠程工作,但部分團隊必須每周在辦公室工作四到五天。庫克還承諾允許員工每年遠程工作至多兩個(gè)星期,讓他們可以“和家人及愛(ài)人相處,或是在風(fēng)景優(yōu)美的地方工作?!辈贿^(guò)這個(gè)“寬容待遇”也需要得到團隊負責人批準。

          但是這一復工規定遭到了蘋(píng)果員工們的抵制。他們不僅對9月份就回公司上班感到不滿(mǎn),也對未來(lái)申請遠程工作的難度提出了質(zhì)疑。但蘋(píng)果負責零售和人事的高級副總裁奧布萊恩(Deirdre O’Brien)一度態(tài)度強硬,認為當面協(xié)作是必須的,公司不會(huì )對此讓步。

          因此,數千名蘋(píng)果員工們寫(xiě)了內部聯(lián)名信給CEO庫克,要求他重新評估雙軌工作制度。今年6月一項涉及1735名蘋(píng)果員工的調查顯示,將近60%的受訪(fǎng)者表示如果工作缺乏靈活性,他們可能不得不選擇離職;90%的人希望得到更為靈活的工作安排。最終庫克決定考慮員工意見(jiàn),決定將復工時(shí)間推遲到10月份。

          Santa Clara郡疫情也明顯回升

          疫情反彈令人擔憂(yōu)

          一邊是員工對復工的抵觸情緒,一邊是Delta疫情肆虐?,F在硅谷所在的Santa Clara郡,12歲以上人群已經(jīng)有85.3%的人至少打過(guò)一針,更有79.8%的人完成了疫苗接種。作為美國高科技中心,硅谷毫不例外成為美國疫苗普及率最高的地區。200萬(wàn)人口的Santa Clara郡迄今總確診案例超過(guò)12.5萬(wàn)人,死亡接近2200人。

          即便這里是接種率最高的地區,在Delta變種的沖擊下,七天平均新增感染人數已經(jīng)從6月初的20人急劇增加到本周的超過(guò)300人,足足增長(cháng)了超過(guò)15倍??紤]到大量無(wú)癥狀感染人群,硅谷真實(shí)感染人數必然遠遠超過(guò)統計數據。但得益于全面普及的疫苗,新增感染人數的飆升并沒(méi)有帶來(lái)死亡人數的增長(cháng),七天平均死亡病例只有1起。

          有孩子的父母還有更大的煩惱。根據美國兒科學(xué)會(huì )的數據,單是截至8月5日的一周,美國共有超過(guò)9.3萬(wàn)名兒童被確診感染新冠,相當于總確診人數的七分之一。而且實(shí)際感染人數只會(huì )遠遠多于這個(gè)數字,因為兒童多為無(wú)癥狀感染者,也不會(huì )去做核酸檢測。

          目前美國還沒(méi)有開(kāi)放12歲以下兒童的疫苗接種工作,這意味著(zhù)兒童對新冠病毒幾乎是完全不設防。雖然兒童感染新冠出現危重癥的比例很低,但在驚人的新增感染基數下,依然有不少住院甚至不幸死亡的兒童病例。

          Uber工作的小芳干脆帶著(zhù)孩子回國了,準備在國內住上幾個(gè)月。她一邊要陪著(zhù)孩子在酒店房間隔離,一邊還要逆時(shí)差和美國同事工作。但是考慮到目前的疫情狀況,她也在猶豫下半年是否要讓孩子回美國上學(xué)。之前Uber要求每周至少回去三天,結果很多同事直接就辭職了。

          在這場(chǎng)回不回辦公室的糾結中,Twitter的杰克多西堅決站在了員工一邊。從去年疫情開(kāi)始爆發(fā),Twitter就是最早宣布全員回家上班的硅谷公司。而當Delta疫情襲來(lái)之后,Twitte又是第一個(gè)公開(kāi)宣布取消復工計劃,直接關(guān)閉了舊金山和紐約的辦公室,讓員工繼續無(wú)限期在家工作。

          谷歌、Facebook和Twitter等互聯(lián)網(wǎng)巨頭也給了員工申請永久在家工作的選擇,允許至少20%的人永久在家工作,但是他們可能要面臨降薪10%-15%的結果。而搬到其他州居住的遠程辦公員工,還需要根據不同地區接受薪酬調整。谷歌發(fā)言人表示,“公司的薪酬標準一直都會(huì )考慮到地區因素?!?/p>

          何時(shí)才會(huì )回到過(guò)去

          另一方面,并不是所有員工都不愿意回辦公室工作。蘋(píng)果硬件工程師老喬對新浪科技表示,他知道的大部分同事都是愿意回去工作的,只是這次是不愿意回去的人站出來(lái)發(fā)聲?!按蟛糠秩硕伎煸诩依锇静蛔×?,語(yǔ)言和交流能力都要退化了?!?/p>

          當然,他也理解那些不愿意回去工作的同事,畢竟家家都有自己的難處?!艾F在的疫情讓很多家長(cháng)都憂(yōu)心忡忡,不愿意把孩子送回學(xué)校。很多學(xué)校甚至一開(kāi)學(xué)就是大面積感染的案例,學(xué)校也只是讓確診的孩子回家自己隔離。如果孩子不能回去上學(xué)的話(huà),她們就必須呆在家里。就我所知,的確有人打算辭職,甚至考慮自己在家教育兒子?!?/p>

          另一位在蘋(píng)果軟件部門(mén)工作的媽媽也表示,她支持每周回公司工作三天,因為在家工作有很多干擾因素,效率并不高,而且沒(méi)有同事線(xiàn)下互動(dòng),工作也很無(wú)趣的。聽(tīng)說(shuō)公司推遲復工計劃,她身邊的同事還有人覺(jué)得很失望。不過(guò),前提是孩子可以安全健康上學(xué)。

          關(guān)于過(guò)去一年的遠程工作經(jīng)歷,谷歌程序員大飛則給新浪科技講了自己的感受。居家半年之后,他有一天開(kāi)車(chē)走在101高速公路,開(kāi)到熟悉的Shoreline出口(谷歌總部所在地)還是下意識地打轉向燈,準備上匝道出高速去公司。

          “那種感覺(jué)有點(diǎn)復雜,我已經(jīng)很久沒(méi)去過(guò)公司了。那里曾經(jīng)是無(wú)比熟悉的地方,現在想起來(lái)卻有點(diǎn)陌生。我不知道別人怎么想,但我真的很想回去工作,回到原先的生活節奏?!彼行└锌鼗貞浾f(shuō)。

          “但我覺(jué)得自己是幸運的,因為我們還可以選擇。那些超市、醫院、警局等必需行業(yè)的從業(yè)者,他們過(guò)去一年半一直在高風(fēng)險環(huán)境下工作,維持著(zhù)社會(huì )運轉,卻無(wú)法自己選擇?!惫雀韫ぷ鞯拇箫w這樣說(shuō)?!矩熑尉庉?常琳】

          (注:文章采訪(fǎng)的員工人名進(jìn)行了模糊化處理)

          來(lái)源:新浪科技

          IT時(shí)代網(wǎng)(關(guān)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shí)推送,互動(dòng)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chuàng )文章版權所有,未經(jīng)授權,轉載必究。
          創(chuàng )客100創(chuàng )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zhuān)注于TMT領(lǐng)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lái)自政府、互聯(lián)網(wǎng)IT、傳媒知名企業(yè)和個(gè)人。創(chuàng )客100創(chuàng )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lián)網(wǎng)、IP等有著(zhù)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chuàng )客100基金最顯著(zhù)的特點(diǎn)。

          相關(guān)文章
          硅谷復工眾生態(tài):我寧愿辭職也不想回去上班
          【特別報道】反華科技報告背后的硅谷精英們
          一半是火焰 一半是海水:硅谷面臨“出逃危機”
          【周五早報】拜登當選,對硅谷是件好事嗎?

          精彩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