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js5yk"><object id="js5yk"><input id="js5yk"></input></object></button><button id="js5yk"><object id="js5yk"></object></button>
    1. <tbody id="js5yk"></tbody>
      <li id="js5yk"><tr id="js5yk"></tr></li>
        <ol id="js5yk"><code id="js5yk"></code></ol>

        1. 滴滴10月新注冊車(chē)輛合規率僅1.5%!在頭部平臺倒數第一

          據交通運輸部官方公眾號11月24日消息,網(wǎng)約車(chē)監管信息交互平臺發(fā)布10月份網(wǎng)約車(chē)行業(yè)數據顯示,截至2020年10月31日,全國共有207家網(wǎng)約車(chē)平臺公司取得網(wǎng)約車(chē)平臺經(jīng)營(yíng)許可。10月訂單總量超過(guò)100萬(wàn)單網(wǎng)約車(chē)平臺包括滴滴出行、曹操專(zhuān)車(chē)、T3出行、萬(wàn)順叫車(chē)、美團打車(chē)、首汽約車(chē)、享道出行、花小豬出行。

          根據交通運輸部統計,滴滴出行在今年10月新注冊車(chē)輛合規率僅有1.5%,墊底頭部平臺。同時(shí),旗下網(wǎng)約車(chē)品牌花小豬10月接單車(chē)輛合規率、接單駕駛員合規率、新注冊駕駛員合規率也處于較低水平,分別為7.5%、11%、3.2%,新注冊車(chē)輛合規率5.1%,位列頭部平臺倒數第二。

          雷達財經(jīng)梳理發(fā)現,滴滴車(chē)輛不合規已引發(fā)多地監管關(guān)注。值得一提的是,樂(lè )清“滴滴順風(fēng)車(chē)”司機殺人案發(fā)生后,廣東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cháng)王富民帶隊上線(xiàn)訪(fǎng)談。王富民表示,滴滴出行出現那么多安全事故的主要原因是,一直拒絕接受政府的監管。

          大量不合規運力涌入滴滴

          據交通部官方微信,截至2020年10月31日,全國共有207家網(wǎng)約車(chē)平臺公司取得網(wǎng)約車(chē)平臺經(jīng)營(yíng)許可,各地共發(fā)放網(wǎng)約車(chē)駕駛員證254.5萬(wàn)本、車(chē)輛運輸證105.9萬(wàn)本。各網(wǎng)約車(chē)平臺10月份共新注冊合規駕駛員4.9萬(wàn)人,新注冊合規車(chē)輛3.5萬(wàn)輛。

          雷達財經(jīng)梳理發(fā)現,2020年10月訂單總量超過(guò)100萬(wàn)單網(wǎng)約車(chē)平臺包括滴滴出行、曹操專(zhuān)車(chē)、T3出行、萬(wàn)順叫車(chē)、美團打車(chē)、首汽約車(chē)、享道出行、花小豬出行。

          通過(guò)10月份超過(guò)100萬(wàn)單的8家平臺的對比,滴滴出行以5.62億份訂單排列第一,曹操出行和T3出行排在第二和第三位,同為滴滴旗下的花小豬出行訂單量也達到320萬(wàn)單,排在第八位。

          但在合規率方面,滴滴出行處于較低水平,其中新注冊滴滴司機合規比例僅5.7%,新注冊車(chē)輛合規比例更低,僅有1.5%。

          滴滴出行旗下網(wǎng)約車(chē)品牌花小豬在10月接單車(chē)輛合規率、接單駕駛員合規率、新注冊駕駛員合規率等方面也處于較低水平,分別為7.5%、11%、3.2%,而10月新注冊車(chē)輛合規率為5.1%,僅高于滴滴出行,位列頭部平臺倒數第二。

          有業(yè)內人士分析,前述數據意味著(zhù),仍然有大量不合規的車(chē)輛和司機,在源源不斷地加入滴滴平臺。

          曾被指拒絕接受政府監管

          安全和合規是懸在滴滴上方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2018年5月5日,空姐李明珠在結束飛行后,通過(guò)滴滴叫了一輛順風(fēng)車(chē),趕回市里,結果慘遭司機奸殺。

          當時(shí)滴滴宣布整改,在順風(fēng)車(chē)下線(xiàn)一周后即悄然恢復業(yè)務(wù)。

          但令各方始料不及的是,僅僅過(guò)去97天,悲劇就再度上演。

          2018年8月24日,溫州樂(lè )清女孩小夢(mèng)(化名)叫了一輛滴滴順風(fēng)車(chē)。當日14時(shí)9分,小夢(mèng)在好友群中說(shuō)自己進(jìn)入了無(wú)人山區。大約5分鐘后,她發(fā)出"救命、搶救!"的信息。

          好友們緊急聯(lián)系小夢(mèng),電話(huà)卻始終無(wú)人接聽(tīng)。15時(shí)42分,小夢(mèng)的朋友向滴滴平臺求助,滴滴平臺稱(chēng)"將有相關(guān)安全專(zhuān)家介入處理,會(huì )在1小時(shí)內回復"。一個(gè)小時(shí)內,小夢(mèng)好友7次致電滴滴,始終未有安全專(zhuān)家介入。

          最終小夢(mèng)遇害。在小夢(mèng)遇害三天后,滴滴宣布在全國范圍內下線(xiàn)順風(fēng)車(chē)。

          據廣東省人民政府新聞辦公室官方微信,樂(lè )清“滴滴順風(fēng)車(chē)”司機殺人案發(fā)生后,廣東省交通運輸廳副廳長(cháng)王富民帶隊上線(xiàn)訪(fǎng)談。王富民表示,滴滴出行出現那么多安全事故的主要原因是,一直拒絕接受政府的監管。

          根據《辦法》的規定,滴滴要把有關(guān)的數據實(shí)時(shí)、準確、無(wú)誤地傳輸到交通部的監管平臺。到目前為止,滴滴公司并沒(méi)有把它的有關(guān)數據全部傳到監管平臺。特別是滴滴順風(fēng)車(chē),按要求,滴滴順風(fēng)車(chē)不僅要把車(chē)輛信息,還要把行駛路線(xiàn)傳到政府監管部門(mén),但他們至今沒(méi)有傳送。

          王富民表示,應該說(shuō),這些問(wèn)題不僅是廣東的問(wèn)題,是全國都面臨的問(wèn)題。所以交通部這次約談,特別說(shuō)了要求滴滴公司無(wú)條件及時(shí)有效地把數據傳到政府的監管平臺,政府才能有效進(jìn)行監管。

          滴滴安全問(wèn)題頻發(fā)背后,其平臺上存在大量不合規司機。

          2019年12月,山西好車(chē)容易汽車(chē)銷(xiāo)售服務(wù)有限公司創(chuàng )始人閆寶才在家中服用頭孢等藥物及白酒自殺,后被緊急送往附近醫院搶救。

          閆寶才在遺書(shū)中三問(wèn)滴滴:

          一、把所謂的過(guò)剩的運力車(chē)牌號,每天發(fā)生的真實(shí)訂單,不弄虛作假的發(fā)給國家監管部門(mén),讓監督者清楚的看一看有多少黑車(chē),每一天有多少非法營(yíng)運?二、既然承諾黑車(chē)司機被罰由滴滴報銷(xiāo)罰款,是不是公然組織鼓勵非法營(yíng)運?三、設置所謂的配額制度,卡控合作的合規運力公司,全國拒絕新的合規運力公司加入,卻讓無(wú)證車(chē)輛隨意注冊營(yíng)運,是否是真正打擊的是政府的發(fā)放的合法牌照?擾亂市場(chǎng)經(jīng)濟秩序,侵害合法企業(yè)利益,是不是黑車(chē)非法營(yíng)運最大的保護傘?

          閆寶才在遺書(shū)的最后請求政府鼓勵合法公民自發(fā)打擊黑車(chē)非法營(yíng)運,請求政府對無(wú)證黑車(chē)發(fā)單的平臺給予重罰。

          滴滴平臺上不合規司機泛濫,連自身平臺合規司機也難以忍受。

          據獵云網(wǎng)報道,今年1月,有100多名網(wǎng)約車(chē)司機到滴滴重慶總部集體維權,要求平臺清退不合規網(wǎng)約車(chē),不給無(wú)證司機派單。

          據獵云網(wǎng)統計,2019年以來(lái),已經(jīng)發(fā)生多地合規網(wǎng)約車(chē)司機集體維權事件,深圳、東莞、廣州、成都、太原都曾發(fā)生過(guò)集體罷運。

          滴滴網(wǎng)約車(chē)司機不合規現象,已引發(fā)監管關(guān)注。

          2019年7月,上海市交通委執法總隊對“滴滴出行”上海分公司進(jìn)行上戶(hù)執法檢查?,F場(chǎng)檢查的結果并不盡如人意,在隨機抽查的20個(gè)訂單中,均為不合規車(chē)輛?!暗蔚纬鲂小庇诋斕焓盏?張《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共計罰款200000元。

          今年5月,西安市出租汽車(chē)管理處通過(guò)網(wǎng)約車(chē)監管平臺發(fā)現,滴滴出行西安分公司違規向不合規車(chē)輛派單。5月11日下午,西安市出租汽車(chē)管理處、市公安局公交分局、市市場(chǎng)監管局雙生分局等3部門(mén)聯(lián)合約談滴滴出行西安分公司,這也是20天之內執法部門(mén)第三次約談滴滴出行。

          花小豬也面臨合規挑戰

          合規挑戰也同樣出現在了"下沉版滴滴"花小豬身上。

          據天眼查,花小豬的運營(yíng)公司為北京鴻易博科技有限公司,注冊資本500萬(wàn)元,由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滴滴出行運營(yíng)主體)全資控股,法人代表為張力峰,公司總經(jīng)理為孫樞,而孫樞正是滴滴執行總裁。

          天眼查官網(wǎng)顯示,"花小豬"的前身為"途途網(wǎng)約車(chē)"。今年3月份,北京鴻易博科技有限公司全資收購遼寧途途網(wǎng)約車(chē)運營(yíng)服務(wù)有限公司,對App改名為"花小豬",并且獲得了百余座城市的網(wǎng)絡(luò )預約出租汽車(chē)運營(yíng)牌照。

          花小豬官方的定位是"致力打造實(shí)惠出行的新品牌。"滴滴也曾表示,下沉市場(chǎng)是花小豬"主陣地",還打出了"全網(wǎng)超低一口價(jià)"、"0元打車(chē)" 、"百億補貼計劃"等宣傳口號,在全國多個(gè)城市上線(xiàn)后再度發(fā)起了網(wǎng)約車(chē)行業(yè)的補貼大戰。同時(shí),花小豬還通過(guò)社交裂變營(yíng)銷(xiāo)手段獲取新客,例如邀請好友減免等。

          然而,和滴滴一樣,合規問(wèn)題也是花小豬當下繞不過(guò)的一道門(mén)檻。雖然花小豬團隊多次對外稱(chēng):"花小豬是在滴滴擁有的運營(yíng)資質(zhì)下合規運營(yíng),在安全和合規的標準上,花小豬和滴滴充分拉齊。"

          但自上線(xiàn)以來(lái),花小豬卻接連幾盆冷水澆頭,面臨多地運管部門(mén)的查處和約談。

          "天津交通運輸"官方微信號曾發(fā)布消息稱(chēng),7月13日,天津市道路運輸局會(huì )同市交通運輸行政執法總隊對"花小豬"平臺企業(yè)經(jīng)營(yíng)資質(zhì),以及近期在該市開(kāi)展前期活動(dòng)涉嫌違規宣傳等問(wèn)題進(jìn)行了問(wèn)詢(xún)約談。同時(shí),明確要求花小豬暫停線(xiàn)下宣傳及違規招募活動(dòng)、叫停平臺在津網(wǎng)約車(chē)業(yè)務(wù),責令企業(yè)履行主體責任。

          8月初,花小豬在深圳被全面叫停?;ㄐ∝i在未取得深圳網(wǎng)約車(chē)經(jīng)營(yíng)許可證的情況下開(kāi)展網(wǎng)約車(chē)業(yè)務(wù),深圳市交通運輸主管部門(mén)責令其立即停止網(wǎng)約車(chē)業(yè)務(wù),并在取得許可證前不得上線(xiàn)運營(yíng)。

          8月18日,青島交通運輸微博提示,"花小豬打車(chē)"平臺未在青島取得預約出租汽車(chē)經(jīng)營(yíng)許可,不具備網(wǎng)約車(chē)經(jīng)營(yíng)資質(zhì)。但其卻擅自從事或者變相從事網(wǎng)約車(chē)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對上述行為,青島市交通運輸執法支隊將對花小豬打車(chē)給予1萬(wàn)元以上3萬(wàn)元以下罰款,"構成犯罪的,移交相關(guān)部門(mén)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8月20日,合肥市運管處正式約談滴滴出行合肥分公司負責人,要求立即停止滴滴平臺在合肥與花小豬平臺之間的合作。合肥市交通運輸局在合肥市人民政府"12345政府服務(wù)直通車(chē)"回復網(wǎng)友:“經(jīng)市運管處了解,花小豬平臺未在合肥市取得網(wǎng)約車(chē)經(jīng)營(yíng)許可,其在合肥開(kāi)展的一切網(wǎng)約車(chē)經(jīng)營(yíng)行為均屬于違法行為?!?/p>

          8月26日,據"南京交通"官方微信號消息,19日至25日,南京交通部門(mén)共查獲5輛掛靠"花小豬平臺"涉嫌非法營(yíng)運的黑車(chē)。執法人員將依據《網(wǎng)絡(luò )預約出租汽車(chē)經(jīng)營(yíng)服務(wù)管理暫行辦法》有關(guān)規定,對駕駛員涉嫌未取得經(jīng)營(yíng)許可、擅自從事或者變相從事網(wǎng)約車(chē)經(jīng)營(yíng)活動(dòng)的行為,給予一萬(wàn)元以上三萬(wàn)元以下的罰款。

          8月26日上午,山東淄博市交通運輸綜合行政執法支隊在火車(chē)南站落客區查獲2輛注冊在"花小豬打車(chē)"平臺涉嫌非法營(yíng)運車(chē)輛,經(jīng)調查核實(shí),"花小豬打車(chē)"平臺并未在淄博市取得網(wǎng)絡(luò )預約出租汽車(chē)經(jīng)營(yíng)許可,不具備網(wǎng)約車(chē)經(jīng)營(yíng)資質(zhì),目前案件正在進(jìn)一步調查處理中?!矩熑尉庉?慶華】

          來(lái)源:雷達財經(jīng)

          IT時(shí)代網(wǎng)(關(guān)注微信公眾號ITtime2000,定時(shí)推送,互動(dòng)有福利驚喜)所有原創(chuàng )文章版權所有,未經(jīng)授權,轉載必究。
          創(chuàng )客100創(chuàng )投基金成立于2015年,直通硅谷,專(zhuān)注于TMT領(lǐng)域早期項目投資。LP均來(lái)自政府、互聯(lián)網(wǎng)IT、傳媒知名企業(yè)和個(gè)人。創(chuàng )客100創(chuàng )投基金對IT、通信、互聯(lián)網(wǎng)、IP等有著(zhù)自己獨特眼光和豐富的資源。決策快、投資快是創(chuàng )客100基金最顯著(zhù)的特點(diǎn)。

          相關(guān)文章
          滴滴10月新注冊車(chē)輛合規率僅1.5%!在頭部平臺倒數第一
          【路邊社】傳滴滴出行啟動(dòng)IPO 目標估值800億美元
          【反腐】滴滴出行:原高級總監收受巨額賄賂被采取刑事強制措施
          滴滴司機狀告滴滴封號造成損失 獲賠1萬(wàn)元

          精彩評論